News-资讯-正东YOUNG-好书推荐

《蔡澜谈倪匡》

文字:黄珺 

提起蔡澜,很多人只知道他识饮识食,其实蔡澜见识广博、人生中各种玩意儿都懂得其门道,于电影、诗词、书法、金石、饮食之道,更可谓第一流通达。蔡澜广交好友,三教九流,不拘一格,而倪匡正是蔡澜的老友之一。


《蔡澜谈倪匡》,以一种蔡澜式的文笔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倪匡。

有的人知道倪匡,大概是通过他写的《卫斯理》系列小说,也有人是因为香港曾经红透半边天的明星周慧敏是其儿媳。我属于后者。但也并没有刻意去了解过倪匡这个人物。书里讲到倪匡电影时代的那节,我特地搜了倪匡所演的电影来看,如果不看蔡澜的书,我是一定注意不到这个角色的,更谈不上喜欢。蔡澜说自己读过倪匡的一些传记,都感到写得不够喉,也不真实,他说其实任何传记,都不真实,尤其是作者自己写的。他也并不敢将这本书当做写倪匡的传记,只想通过记录他三十年来的生活的点点滴滴,以偷窥他人生的一角。

可见蔡澜是多么客观又讨人喜欢的一个人!所以倪匡也说蔡澜豪爽任侠、热情诚恳,已经达到“相识满天下,知己遍世界”的地步。

蔡澜谈倪匡,谈的都是生活小事,小到写倪匡用电脑打了一封信给他,以示威他已掌握了技巧。倪匡说电脑真是伟大的发明,进入网络,在三藩市每天下午两点半就能看《苹果日报》,香港时间才早上六点半,他说自己读看新闻,比蔡澜快,因为六点半,香港人有谁起得了身?派报纸的也没那么早。倪匡的电脑知识,全是倪太教会的,他说倪太有次从香港回来,忽然从行李中拉出一个手提电脑,按了几下,什么东西都找出来,吓得他和女儿大叫电脑怪妻。

蔡澜谈倪匡,说凡事只要他认为什么,就是什么。说有一次,倪匡说到外面去吃饭,家里本来很多东西吃,但为了减肥,现在什么都不做,然后到了一家华人餐厅,见餐牌上有龙虾捞面,十一块便整只上桌,于是一面喊便宜,一面吃起来,然后变本加厉,要了两碟肠粉、一笼牛肉、两笼虾饺烧麦、豉汁排骨、叉烧包,还有一大碟芥菜清炒蒜茸,一扫而光之后倪匡翻开带来的那本热量指南,胡说八道:“我们吃的东西,卡路里不高。”

蔡澜谈倪匡,谈到他的金鱼时代。蔡澜问倪匡最喜欢的是什么,倪匡回答:“还是养鱼吧。”问其缘由,倪匡说如果硬要有一个理由的话,那也是从小时候谈起,学校附近有条河,河里什么鱼虾都有,屡屡抓回来,都被校监没收了,从此他就发誓,以后一有条件,一定先养鱼。所以养了各种各样的鱼,家里的鱼缸一天比一天多,一个比一个大,直到有一天忽然气温下降,那么多缸的鱼完全死光。便再也不养了。

蔡澜谈倪匡,谈到他的快乐。倪匡跟蔡澜说做人要及时行乐,他说自己有个同学什么都不敢吃,做人规规矩矩,前几天死掉了,年龄和自己一样。所以倪匡除了金鱼时代,还有木匠时代、Hi-Fi时代、贝壳时代、情妇时代、移民时代和电影时代。每一个时代,他都玩得尽心尽力,成为专家为止,但是每一个时代结束,就从不回头,所收集的,也一件不留。这是倪匡的个性,倪匡说,人生一过六十,每一天都是赚到的,最要紧是一天比一天活得快乐。

蔡澜谈倪匡,多次谈到倪匡的大笑四声。蔡澜被杂志编辑打电话请其找倪匡约稿,倪匡说自己已经写不出了。蔡澜明白其实他是不写了,便说以后所有报纸杂志约稿,他都替他回绝了,于是倪匡连笑四声,表示没错。两人谈到电视剧将倪匡的《卫斯理》不断改编,蔡澜说现在有了电脑动画,只要想得出就拍得出,就要看今后制作人的魄力了,倪匡说完全同意,幻想力作者已经给了你。然后又大笑四声后收线。自倪匡移民到三藩市,蔡澜多次与倪匡通电话,末了,倪匡都是这样“哈哈哈哈”大笑四声,然后收线。等倪匡终于回到香港来长居,两个老友见面,也是大笑四声。

蔡澜谈倪匡,说倪匡的一生多姿多彩,若要为其写传记,数十巨册都写不完,还非得和他泡上一年半载不可。不但倪匡有趣,他连倪匡身边的人物也觉得极富传奇性:喝酒到死的古龙,神经质的三毛等等。蔡澜说倪匡的杂文好看,连他为古龙写的“讣文”也很精彩,末尾写“未能免俗,为他的遗体举行一个他会喜欢的葬礼。人间无古龙,心中有古龙,请大家来参加。”最后,倪匡还写了一对传统挽联:“近五十年人间率性纵情快意江湖不枉此生,将三百本小说千变万化载籍浩瀚当传千秋。”

《蔡澜谈倪匡》,的确是老友谈老友啊,老友的坏毛病,老友的说话方式,老友的生活习惯,老友的兴趣爱好,统统写得诙谐自然,绝无半点多余的修饰。也正是通过写这一件件的小事,更让人觉出了两人之间的深厚情谊。

©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  滇ICP备14000856号.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