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ews-主张-观点

中国私家园林艺术精神(十一)

循环往复的时空观念

 ——小中见大

 

■ 饶 红



前面不止一次地强调过,中国私家园林是典型的“城市山林”,既然是“城市山林”,就意味着中国私家园林绝大部分是“小园林”。然而,中国私家园林又要体现或者表达“自然山水”的意味,抒发“自然山水”的情怀。因此,在中国私家园林中,“小中见大”,就自然成为了典型的造园方法和意趣。而且,“小中见大”的造园意趣,不仅体现在诸多“小园林”中,即便是拙政园、留园这样的“大园林”中,也不乏“小中见大”的造园意趣。

 

“小中见大”,其实是一种对比的方法。也就是“小”和“大”的对比。因此,要实现“小中见大”,最有效的方法是使“小者更小”,对比之下,则“大者显大”。要达到这个目的,就要对园林就行“有效分隔”,形成空间大小的对比。对园林进行有效分隔,不仅可以形成空间大小的对比,而且可以避免“一览无余”,并且“拉长路线”,从而形成“小中见大”的空间意趣。除了对园林空间进行分隔,“借景”,也是中国私家园林实现“小中见大”的常用造园手法。我们不妨仍然以最小的苏州残粒园进行分析。

 

前面说过,残粒园仅140平方米,可谓园林中的极小者。但造园者通过对空间的巧妙分隔,使如此之小的袖珍园林也体现出中国私家园林的意趣和要旨。前面讲过,中国私家园林是“山水园林”,而残粒园的山水,不仅体现了中国私家园林的山水特征,而且通过山水,起到分隔空间作用,从而实现了“小中见大”。使小小的残粒园在体现“山水园林”的同时,达到了“园有尽,意无穷”的空间效果。首先,在园中较为居中的位置设一水池,这一水池的设置,不仅是中国私家园林对“水”的需要,而且使园林有了“此岸”与“彼岸”之分,拉长了从此到彼的距离,实现“小中见大”。同样,在园的一隅设一假山,这个假山也不仅仅是中国私家园林对“山”的需求,同时还起到了空间分隔的作用。而且,如果说水池是对园林空间作“平面分隔”的话,那么,假山则是对园林空间进行“立体分隔”。假山虽小,但山中有洞,洞中有路。把园林分隔成为“上与下”、“内与外”的空间关系,形成空间的对比,达到“小中见大”的效果。残粒园很小,所以假山更小,假山里面的洞则小上加小,仅可容一人勉强通过。通过非常狭窄山洞空间,拾级而上,到达假山之上的栝苍亭,无疑会产生豁然开朗的强烈感受。这时,你还会觉得残粒园很小吗?另外,假山虽然不高,但在中国古代,绝大部分建筑都是一至二层。登上假山,凭栏远眺,远处的青山绿水、房屋瓦舍隐约可见。也就是通过中国私家园林“借景”的手法,达到“小中见大”的目的。同样的道理,拙政园的“见山楼”、沧浪亭的“看山楼”等在假山上造楼的目的之一,都是通过“借景”,达到“小中见大”的无穷意味。

 


苏州残粒园(张家骥《中国造园史》)

苏州残粒园

残粒园栝苍亭张家骥《中国造园史》)

拙政园见山楼1

拙政园见山楼(网络图片)

 

沧浪亭看山楼

沧浪亭看山楼(网络图片)

 

同样是小园,苏州壶园比残粒园稍大一点。在壶园中,水面仍然是园林的中心,与残粒园中的水池起到同样的作用。所不同的是,在壶园中,假山尺度较小,主要起到“点景”的作用。因此,小中见大的空间分隔,主要是依靠水池来完成的。也因此,壶园的水池采取了与残粒园不同的处理手法。因为以水为主,在壶园中,水面占据了更大的面积,而且,在水池上架设了两座小桥。这两座小桥的架设,其主要目的并不在于通行,而是对水面进行有效分隔,使本来不大的水面显得更大,从而达到小中见大的效果。而且,壶园设置了两个“水口”,一个在厅下,一个在半亭下。这样的处理,使得小小的水面似乎有源源不断的水流,也是中国私家园林中小中见大的一种常用而有效的造园手法。

 

苏州壶园平面及鸟瞰

苏州壶园(张家骥《中国造园史》)

壶园(刘敦桢)

壶园鸟瞰(刘敦桢《苏州古典园林》)

 

苏州留园属于私家园林中的较大者,即便如此,小中见大的处理手法也随处可见,而且入门既是。留园虽大,但入口很小,不仅小,而且把本来就小的入口分隔成为门厅、天井、回廊等几个部分,也就是运用“小者更小”的处理手法,对很小的入口就行有效分隔,再通过曲折狭长的廊道进入主园,一下子豁然开朗,可谓“小中见大”的佳构,使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。在留园中,对空间进行有效分隔而达到“小中见大”的手法比比皆是,如“五峰仙馆”、“石林小院”等都是如此。

留园平面图

苏州留园平面(网络图片)

 

五峰仙馆,是以建筑为中心的一处所在。这个建筑就是五峰仙馆,因整座建筑用楠木建成,也称“楠木殿”。“五峰”,意指庐山的五座山峰,出自李白诗“庐山东南五老峰,晴天削出金芙蓉”。因此,五峰仙馆,本身就有无穷的想象空间。除了诗意的想象空间外,五峰仙馆的造园手法也颇具匠心。空间的分隔丰富多彩,余味无穷。中国私家园林,在整体上,绝对是以“园”为主,亦即以“空”为主。但在局部范围,也有以建筑为主的布局,五峰仙馆就是如此。以五峰仙馆为中心,分为前院和后院一南一北两个较大的庭院。而在东西两侧,则分隔成虚虚实实的许多大小不一的空间,除了有命名的“鹤所”、“西楼”、“清风池馆”、“汲古得绠处”等,还有许多小空间。通过这些“小空间”的小,显出了五峰仙馆和前院、后院的“大”。达到了“小中见大”,意味无穷的效果。“汲古得绠处”空间不大,但在里面留出一方更小的天井,使得“汲古得绠处”的空间感受不仅没有变小,而且显得更大,这也是在中国私家园林中,通过对空间进行有效分隔,从而达到“小中见大”的常用手法。后院的一道隔墙,也起到同样的效果。单从后院来看,用一道隔墙分成两部分之后,好像是小了。但如果我们分别从“汲古得绠处”北面的两个窗看出去,则可以看到不同大小和趣味的两个院子,则园林空间不仅显得大了,而且更加丰富有趣。而且,五峰仙馆是一座“鸳鸯馆”,所谓“鸳鸯馆”,就是把一栋建筑的室内空间分为两个部分,外面看是一栋建筑,里面则为两个空间。把一栋建筑分为两个空间,似乎是小了,但两个空间分别对应前后两个院子,则空间感受不仅大了,而且丰富了。这也是中国私家园林常用的手法。

 

留园五峰仙馆平面

留园五峰仙馆平面(网络图片)

 

留园五峰仙馆庭院剖面3

五峰仙馆北厅及后院(网络图片)

 

    石林小院的空间分隔与五峰仙馆有异曲同工之妙,所不同者,石林小院是以“小院”为中心,即以“空”为中心的造园手法。

苏州留园石林小院平面

留园石林小院平面(张家骥《中国造园史》)

 


石林小院(张家骥《中国造园史》)

 

    可以说,在中国私家园林中,“小中见大”,不仅是一种造园手法,而且是中国古代“无往不复”的空间观念在私家园林中的具体体现。(待续)

 

 

©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  滇ICP备14000856号.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